茶茶

恩。

【孙翔中心】后座的怪同学Ⅸ

荼曳紫:

*又名大家都爱羊习习


*校园paro


*平行世界


*江波涛视角


*并没有严格按照时间顺序の回忆片段


*前文链接:1,2,3,4,5,6,7~8






81


语文课,老师给我们讲病句。


“搭配不当/成分残缺或赘余/语序不当/结构混乱/表意不明/不合逻辑。以上六种是常见的语病类型,大家以前上初中的时候老师应该讲过,我们现在来深化一下。”




孙翔嘀咕了一句:“考试能改出来不就好了,干嘛要知道类型。”




下课之后我才有机会转头跟他说:“你刚刚上课讲的那句话,不对啊。”




“哈?”孙翔打了个哈欠,“我上课讲什么了?”




“就是那句‘考试能改出来不就好了,干嘛要知道类型’ ”




“我有说错吗?考试不都是这样,答案对就行了,又不是数学大题还看过程。”




“no,no,no,你可不能这样想,拿语病来举例吧,你把它们想成是人的疾病,你得要知道得了什么病,才好治疗,总不能乱投医吧?”




周泽楷闻言也转了过来,点了点头。




孙翔翻了个白眼。我知道他最不耐烦记这些,于是引导着说:“比如,你可以把句式杂糅想象成是连体婴……”




“等等,句式杂糅?“孙翔瞟了眼黑板,“这六种里头没有啊”




我无奈,一看就知道这小子又没好好听课,“是结构混乱里的一类,你上课又走神了吧?”




“没。”出乎意料的,周泽楷回答道,“在睡觉。”




我绝倒,还不如开小差呢。正副班长坐前头,孙翔还真是好大的胆子睡觉啊。


孙翔瞪了眼周泽楷,后者不痛不痒。




次日的语文课,孙翔被老师叫起来回答语病的类型。




他很有自信地看了我一眼,我有些满意,看来是用心记了。




“第一种是连体婴儿……“




=L=




当我没说。




82




杜明暗恋外校的一个叫唐柔的妹子很久了,大家都心照不宣。




孙翔没少拿这事儿调侃他,末了还要感叹一句:“我要是那女生,肯定不答应。”




杜明气愤:“为什么啊?”


孙翔气定神闲:“你又没啥优点,还不敢跟人直接讲,高么没我高,帅么没我帅,唉,真可怜。”




杜明本是气愤的表情骤然垮了下来,他沉默了一会儿,露出一个苦笑:“是啊,答应了,才奇怪吧。”


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杜明这样颓废,他一般都是我们班固定搞笑天团的一份子。


孙翔也急了,“喂杜明……你……”


“成绩也不怎么样,虽然说是重点班,可是谁都知道我们班是重点班里的弱鸡,段长不还三番五次讽刺我们应该和非重点的15班换个班牌?是我拉低了大家的平均分啊……”




我默然,杜明的成绩中等,在我们班属中游,以前辉煌的时候已经过去,我们班已经蛮久没有挤在前面了,这样的排位,的确不能算好。


孙翔也不能见杜明这样自暴自弃,“你甭跟我着黯然销魂的,听好了杜明,你还是有优点的!“


“什么?“杜明亮晶晶的眼神看着孙翔。


我看孙翔也是信口胡说了一句,现在他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。


“那就是——稳定!!!!!!!“


孙翔终于喊了出来。


=L=




“啊,那个时候,我真的是大脑一片空白啊。”吃饭的时候,孙翔无奈地这样表示。




83




外校的老师过来讲座,激起了同学们的热情。




讲座结束孙翔一马当先就冲过去求摸头求签名了,我跟着纷纷站起的同学,随大流也跟着要了签名。那个老师给我写的是:“去创造自己的奇迹。”




只有周泽楷,纹丝不动。我问他:“不去要签名吗?”他笑着摇了摇头。




“不必的。”周泽楷说。


我知道他的意思,比起老师的签名,那番话已经足够,他更喜欢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。




孙翔回来喜气洋洋的,“他还摸了我的头!!!"


“很兴奋嘛,怎么突然就对那老师这么热情?”我问。




“有什么关系啊,想去就去咯!而且……”孙翔顿了顿,似乎也没找到理由,“他说的对啊,依然他能帮这么多人圆梦,至少也能带来考运吧?”孙翔说。


“我以为你不信这一套啊。”我看着他。


孙翔慢条斯理地穿上校服外套——这家伙让老师直接写在校服上!?


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嘛。运气这种东西最难弄清楚了,你复习的考到了,不复习的没有考,这就是一种考运。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我不介意再强一点!”




“为了胜利什么都会去做?”我问。




“当然,只要能赢!”说到这个他想到了什么,白了我一眼:“我不会作弊的!”




一旁听着的周泽楷失笑:“知道的。”




我看清了孙翔衣服上的字:




“飞吧,你必须是你自己。”




84




“定”


在周泽楷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孙翔停住了动作。看上去就好像被点穴了一样啊……




“你给我解开,解开!”孙翔身子不动,连握笔的姿势都静止,偏偏眼睛使劲望着周泽楷的方向瞟,周泽楷似乎是打定主意不理他,埋头写他的作业。




我也是挺纳闷的,为什么偏偏这个没有任何智力水平的游戏反而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呢?




“解。”




我真的看不下孙翔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,随意的说了一句,孙翔立刻就活动起来,“还是江副好,不像周泽楷,根本玩不起来!”




我望天,我也玩不起来的啊,真心的。




=L=




85




“我要暗推。”孙翔说着在黑漆漆的寝室里开启了一盏便携式的节能灯。


杜明说:“孙翔你灯太亮了!”


孙翔嘿嘿笑:“我还可以更亮!”




噌!




孙翔一下子就把灯的亮度调到了最高。


众人纷纷:“哇!好亮!要瞎了!!!”


孙翔哼哼哼,感觉上非常地得意。他美了一会儿,把那亮的吓死人的等给关了。




过了一会儿,孙翔带着哭腔发话了。




“日哦,这灯给我亮爆了!”




众人哈哈哈哈了一会儿,纷纷倒头大睡。




次日,吴启在教室给大家讲这件事,哦当然是在老师不在的课间。




“昨天啊,我看朋友圈,孙翔说:


‘今日暗推历史,有些怀古伤今。’


我正寻思着孙翔什么时候也这么文艺了,还没到五分钟呢,又一条刷出来


'【大哭】怀古伤今也不行。'


你们肯定不知道为什么哦,因为这二货的灯给他亮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。"


孙翔狠狠地揍了吴启。




86




孙翔脸上长了颗痘痘,非常不明显。


我也是当班花小声询问我是不是孙翔昨天睡不好的时候才发现的。我问孙翔,他就开始在意的要死,各种借镜子借涂痘痘的药,班花说我有芦荟胶,孙翔问了句:“芦荟胶能消痘痘啊?”班花很肯定的表示可以,然后以此为名帮孙翔抹着芦荟胶。




抹了好多啊……




差不多要全脸抹?……




为什么要抹这么多啊?




班花借机吃了好大一块豆腐哦……




这个,真的不是在做面膜吗?




总之当班花离开的时候,孙翔的脸在芦荟胶的作用下光可照人的。




孙翔不太清楚这些方面,也就是班花说什么他信什么了。




我也知道这滋味肯定不好受,我就安慰他说:“等芦荟胶吸收了就好了。”


孙翔想了想,开始扳着椅子前后摇摆起来。




摇啊摇……摇啊摇




“这样干的快一点咯~“孙翔边摇着椅子边问。




=L=




我拒绝回答。




87




”江波涛!你有白!头!发!!!!!!!“孙翔撕心裂肺地在课间叫了一句。




我被他吓得抖了一抖。到头来还是得佯装镇定:”在哪儿?“我寻思着把白头发给拔了。




嘛,不过是少年白而已,可能最近压力略大呗。




“不行,你不能拔!!!”孙翔很紧张地说。




“啊?为什么?”我疑惑。




“你要是拔了,那根白头发周围的小伙伴也会被吓白啊!!!拔一根长十根!懂不懂啊!?”




=L=




这是什么说法呀?但是看孙翔这样,我也只好放下手。




改用剪刀……




88




哦对了,关于我们班的事,还是要说一下的。




我们虽然说是重点,但是重点班之间也排个前后不是?我们换了两个班主任,第一个是张益玮张老师,那个时候我们班虽然成绩整体是排前的,但是大家私下交流的很少,几乎整日沉浸在做题中,老师都反应就算我们班成绩好,也不想来上课,因为感觉上是死水一片。


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内幕,总之,我们班换了一个班主任,也就是现任的班主任方明华方老师。对,自从他来了之后我们班应该可以说是迅速捏成了一团,而不久之后,孙翔转学来,我们班的气氛才真正好了起来。但是代价就是成绩迅速地滑落下来,老师爱来上课了,但是我们的成绩……唉。


我们学校我们这个段一共有15个班级,其中1~9班是理科班,在这里面1~4班是重点。10~15班是文科班,10~12班是重点,我们是12班,从重点的第一成了重点的倒一,经常被段长讽刺。




虽然有周泽楷这尊大佛,但是头小尾巴大,孙翔考倒数那回,我们班的整体水平还不如非重点。




“你们啊,就是懒!作业不写,练习随便,活该考不起来!就应该把你们和15班的班牌换了,这还重点呢,丢人!”




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正是五月中旬的第二个星期三,月考刚刚结束,再过2、3个礼拜就要学考。但是我们的月考成绩却并不理想。




那天早自习时,方老师一再强调叫我们下午那三节自习课,一定要认真学习。


但是,当时谁都没太在意,我的地盘我做主嘛。


包括周泽楷在内,都觉得好不容易考完了,应该放松一下,所以孙翔自告奋勇地贡献了影片,我们就拉下窗帘开始看起了电影。结果途中方老师回来了,他气得都不骂我们了。孙翔站起来说“是我提议看电影的,你要罚就罚就罚我一个人就行了。”




周泽楷冲着孙翔摇摇头,把孙翔往后拉了拉“是我允许的。”毕竟他身为班长。


我知道他的意思,我也站了起来:“方老师,这是我的错……”结果我话还没有说完,方老师就气冲冲地走了。




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


第二天,星期四早自修,方老师跟我们的副班主任就向我们宣布了两条处罚措施:一、取消全班学生本学期的评优、评先资格;二,暂停班主任与副主任对高二(12)班的管理工作。




开什么玩笑?他不当我们班主任了?




早上第五节课是自修,前一节方老师正在隔壁班上地理课。我们班全体同学,在第四节课后堵住了隔壁班级的前后两个门,排成两排,向步出教室的方老师道歉:“老师对不起,原谅我们吧。”




孙翔向来心高气傲,这回也是乖乖道了歉,有好几个女同学都哭了。




但是,方老师的回答却是:“再说。”丢下这两字后,他转头就走掉了。




面对全班同学近半个小时低声下气的道歉,方老师居然无动于衷!?我真的很受刺激,周泽楷已经低头开始沉思,孙翔已经咋呼开了:“你不要当就别当,真以为没了班主任我们就不行啊?”




孙翔跟周泽楷说:“周泽楷,你是班长,你得拿出点觉悟,他不要我们了,我们就自己来!你能不能讲?你要是不能讲,那就我来。”




周泽楷点了点头,“我是班长。”他让我把全班同学都召回教室,自己一个人上了讲台。




第一句:“不能止步不前”


第二句:“不能轻言放弃“


第三句:”强者自强,我们靠自己“




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


那可是周泽楷啊!我的妈!班长啊班长,你头一次说这么多话啊。真是……听的人都热血沸腾。


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孙翔一下子就站起来呼喊鼓掌:”打倒方明华!12班万岁!!!!”




这是啥反动言论呢,我真是超无奈孙翔这个时候的鸡血。全班的目光已经转向我了,我站起来说:“我们,应该跟着一直都在段一位置领跑的班长,在会考及期末考试中,取得一份优异的成绩给方明华看看。”




我不得不承认孙翔的脑子转的很快,他一个箭步冲上讲台,写了八个大字:自尊、自强、自信、自立。




周泽楷惊讶地看着他,他们对视了几秒钟,最后周泽楷指着这八个字对着大家说:“跟我念。”




自尊、自强,源于方明华对同学们道歉的无视;自信、自立,是希望做出一番成绩证明自己。




我们念了好几遍呢,孙翔问:你们记住没有?“大家纷纷说记住了,孙翔一脸严肃,说:”愿这八个字永远存于我们心中。“然后麻溜地把它们给擦了。哦对,他今天值日负责擦黑板来着。




总之,到了最后,我们班都响应了周泽楷的号召,并且讨论得出:早上7点必须到达教室,这比学校的规定提早了10分钟。迟到者,罚跑一圈,同时还得给每位任课老师及同学,买一瓶饮料。”除了方明华!“孙翔咬牙切齿。


自修课不准同学们再以探讨问题的借口交头接耳、随意讲话。




这是一年当中学习态度最好的时刻,在此期间,高二(12)班全体同学没有出现一人迟到,而且早自习的朗读声,也是全校最响亮的。




我觉得吧,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当时高二年级的篮球赛,已经告一段落,只剩下最后一场总决赛,冠军在高二(12)班与另一个班级中产生。在宣布处罚措施的当天,方明华走之前还补充宣布说,高二(12)班将放弃篮球比赛。




这个消息对同学们的打击非常大。尤其是孙翔,他每天都要喊一遍:”打倒方明华!”不过比赛当天,方明华还是出现在了球场上,为同学们呐喊、助威,安排战术。理所当然,最后冠军还是我们的。




在当天的“庆功宴”上,方老师买来好多好吃的犒劳同学们,就在这个时候,他向我们道出了自己的初衷。




我这才知道,是我们误会了方老师。




方老师说,他之所以不原谅我们,是一种策略,目的是激发我们的斗志。


“实际上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契机。”方老师说,他认为管理培养学生的最高境界,是无为而治,这次“严重的教学事故”发生后,他终于找到机会,可以有理由放手,让我们自己管理自己。




他说自己不担心情况失控,发生学生自暴自弃,为终于脱离班主任的管理而欢呼。这份自信源自“我对你们的了解,及这一年来跟你们培养的感情。你们做的很好,没有让我失望!”




你知道他和我们很好的把握是什么吗?就是那次的篮球冠亚军争夺赛。




被摆了一道,彻底被摆了一道!




唉,这就是阅历带来的差距吗?




最后,在期末考试中,我们班不仅强势地回归了重点第一的位子,而且班级平均分,比第2名高出了22.5分。




对此,我们的冯校长还专门在晨会上发表了演讲,他讲的挺长的,但是还是有点道理的,我就挑重点跟你们说说吧。




他说:“现在的高中生都特别有自己的个性,也都有着各种自己的想法,很多班主任在平时工作中苦恼的原因就是感觉老办法不顶用,新办法又找不到。其实,班主任在关心学生学习和生活的同时,有些事情也可以试着放手让他们自己做决定,这样既可以锻炼学生的能力,也可以减轻班主任的压力。但前提是对班级学生和班委有足够的认识,否则‘放手’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




89




自修课的时候,外头有一个老师的孩子喊爸爸。




那喊声可响亮了。




孙翔好奇就扒着门边看,身子探半边出来。




“爸爸!……爸爸!“




吕泊远喊了句孙翔,孙翔身子没动头转回来:”啊?“了一句。




“爸爸!“




孙翔又急忙探出去看。




全班爆笑。




我调侃他:“孙翔你行啊,儿子都这么大了。“




孙翔整个脸都涨红了,赶快回来坐好反复强调:“我真的只是好奇!”






90




“江副,你要不要护手霜?”孙翔问我,我摇了摇头。






孙翔又问周泽楷,周泽楷同样say no。






我知道他是挤多了,但是我并不打算帮他分担,因为我已经抹了一层了。




“周泽楷,你手伸过来一下好嘛?”




虽是疑惑,但是周泽楷看看孙翔手上没拿着护手霜,也就伸过去了。


然后孙翔就抓着他的手,握的很紧。




周泽楷嘴角抽搐了一瞬。




孙翔两只手握着在周泽楷反复蹭。




我这才明白过来,孙翔是先把护手霜抹自己手上,还稍微抹匀了点,然后使劲蹭给周泽楷啊……




=L=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*暗推,就是指在晚上寝室熄灯之后自己暗戳戳开灯看书。







评论

热度(329)

  1. 茶茶荼曳紫 转载了此文字